相如新闻
相如新闻 > 时事 > 南水北调背后:江水奔流千余公里入京 调度24小时值守
南水北调背后:江水奔流千余公里入京 调度24小时值守

北京,9月22日(记者张妮)——主运河全长1276公里。它穿过900多公里的运河工程和27条沟渠。一滴水从湖北丹江口水库流向北京普通居民的家中。工程技术人员克服了许多困难。

现在,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已经完成四年多了。北京已从丹江口水库获得50多亿立方米的水,直接惠及1200多万人。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几千英里引水背后的故事。

南水北调工程纪念碑。中国新闻网张妮照片

这条河流入北京1276公里。

时间可以追溯到四年多前。2014年12月12日,南水北调一期工程竣工。在那个月27日,丹江口水库的清水和向南的旅程涌入北京成千上万的家庭。

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调水工程,南水北调工程遇到的许多困难也是世界级的。

以中线工程第一阶段为例。该项目始于2003年12月。丹江口至北京的总干渠长度为1276公里。

1276公里中,运河工程902公里,铁路道口工程51公里,倒虹吸工程102公里,渡槽工程27公里,公路道口建筑1237公里。这些只是干线中涉及的项目。

这条河流入北京的路线从北朱玛河开始,经过房山区,经过永定河,经过丰台,沿着西四环路向北到颐和园团城湖,全长80公里。

“除了末端长约800米的明渠外,沿线都深埋地下。全封闭双线管涵用于输水。丹江口的水每天都在我们脚下流淌。”北京南水北调运行管理中心技术负责人王友青介绍。

她告诉记者,为了迎接南水北调进入北京,该项目采用了一种新型钢管——PCCP管(预应力钢管混凝土管),并特别设计了一种内径为4米的超大直径,每管重78吨,在北京共铺设22000根管道。

“这是中国首次使用如此大直径的pccp管,在世界上很少见。”

然而,要把这么大直径的管子运到北京并顺利埋在地下并不容易。

在此期间,为了解决道路限界高的问题,技术人员专门设计了一种输送管道的专用拖车,解决了一系列难题,如输水用大直径pccp管道和城市综合交通枢纽的短距离下穿等,可以说创造了许多奇迹。

在南水北调进入北京的路线的尽头,有一段大约800米的明渠,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奔流不息的河水。中国新闻网张妮照片

该市的直接受益人口超过1200万

作为首个受益于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的城市,北京人民也享受到了真正的便利。

过去,北京的三杯水中有一杯水来自密云水库。可用的水源只有三种:地表水、地下水和再生水。此外,北京还面临平原地区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的问题。

然而,北京市水务局的数据显示,自2014年底以来,北京平原地区地下水位下降趋势基本停止,下降趋势自2016年起停止并反弹,三年累计反弹2.72米,储量增加13.9亿立方米。

此外,截至9月5日22时23分,北京已从丹江口水库接收了总计50亿立方米的水。水质稳定在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二级以上。该市的直接受益人口超过1200万。

“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现在我们打开水龙头,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水压在增加,水的味道比以前更甜了。”

王友青说,作为一个普通公民,每天起床打开水龙头,你已经可以感受到变化。目前,70%的南方水供应给自来水厂,为居民提供生活用水。每天进入北京的水量约为370万立方米。

此外,河水进入北京后,密云水库开始“疗养”。水库蓄水量持续增加,也有利于库区生物多样性和区域节水。

数据显示,通过集中补给水源和加大节水力度,潮白河、焉耆河、永定河等水源补充地下水6.4亿立方米,促进了水源的保护和恢复。

此外,新建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向水库输送了近4.5亿立方米的南方水,水库库容提高到26.78亿立方米,从而增加了北京市的战略水资源储备。

负责调度的技术人员24小时值班。中国新闻网张妮照片

调度员一天24小时值班。

南水成功引进北京后,员工们都不舒服。在北京南水北调运行管理中心,技术人员24小时值班,确保工程安全运行。

作为负责人,王友青近年来已经连续三年除夕值班。

“技术人员需要全天密切监视调度室的水文数据,并实行5班和4班操作。要求每个管理办公室每2小时向我们报告一次数据,以交换信息。”她说。

有些人需要实时监测数据的原因是,南水北调进入北京后,所有的数据都将转移到地下涵洞,特别是剩余56公里的pccp管涵。在水运行过程中,上游和下游都会有波动。由于压力不稳定,严重时会产生水锤,对工程运行安全构成威胁。

“这要求派遣人员在及时发现问题后采取措施匹配流程,以减少问题的影响。”王佑清解释道。

此外,由于水管涵洞上游连接有渠道,也有反向渠道,降雨后渠道水位的快速上升也会对工程产生一定影响。因此,每年汛期到来时,负责调度的技术人员也应保持警惕,注意是否应沿线路排水,以进行上下游协调。

图为水质清澈的团城湖调节池。中国新闻网张妮照片

从几千英里外转移水并不容易。

研究水利的王友青毕业后进入水利系统。自2005年参与南水北调房山段拆除工程以来,她几乎从零开始在北京经历了南水北调工程的整个过程。

在她看来,最累人和紧张的阶段是在水正式开放之前。当时,技术人员不得不进行反复测试并发布计划。每个人都加班是很常见的。

“这种远程供水管理模式在其他城市甚至其他国家都很少见。所有的管理系统和调度模式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建立这样一个系统也是最令人满意的事情。”王佑清说道。

现在,王友青的家人也从丹江口喝水,因为她已经从事水利工作很长时间了,而且她患有“职业病”,也就是说,她对水特别“挑剔”。

必须使用可以在家里回收的水。洗菜的水不能排干。你应该留着它浇花。水龙头打开时,你会把它转回去。她不仅自己做,还开车带着家人去节约用水。

“因为我非常清楚这水对北京的每个公民意味着什么。从一千英里以外转移水并不容易。每一滴都值得珍惜。”王佑清说道。(结束)

内蒙古快3 新疆十一选五 香港六合下注 pk10聊天室